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操作

温世豪

来自站长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橡树网创始人:温世豪

温世豪,广东阳江人,生于70年代,曾以200元起家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创办了国内知名的摄影网站:橡树网(www.xiangshu.com),而成为近期IT媒体追踪的对象,目前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站长类的书籍《疯狂的站长》。

目录

温世豪简介

温世豪出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父母均是阳江国营橡树农场的工人,童年的温世豪几乎和橡树形影不离,每天看见的、游戏的内容都跟橡有关:上学的时候要走过好几公里的橡树林,夏天用橡胶粘蝉,冬天和伙伴们一起摘橡子来玩,比试谁的最坚固,放假了都要和农场上其他的孩子一样去扫橡叶做燃料,看着一袋袋的橡叶是孩子们最自豪的事情。从此温世豪就和橡树结下了终身的不解情缘。

温世豪成长经历

描述了温世豪从童年开始到成长为一名知名站长的经历。

温世豪的学生阶段

温世豪的父母均是阳江国营橡树农场的工人,童年的温世豪几乎和橡树形影不离,每天看见的、游戏的内容都跟橡树有关:上学的时候要走过好几公里的橡树林,夏天用橡胶粘蝉,冬天和伙伴们一起摘橡子来玩,比试谁的最坚固,放假了都要和农场上其他的孩子一样去扫橡树叶做燃料,看着一袋袋的橡树叶是孩子们最自豪的事情。

尽管橡树给了他无限快乐的回忆,但是温世豪从没有想过自己要与橡树结下不解之缘。因为,除了那些快乐,橡树留给他的更多的是苦楚。他的父母几乎和橡树相伴一身,但家里却穷得叮当响。

温世豪童年里最紧张的事莫过于有同学要求到他家里玩。“小时候,我家的房子是所有同学中最差的,实在是太寒酸。”多年以后,温世豪几乎还不能释怀。

贫穷几乎改变了一个孩子的性格,温世豪只倾听不发言的性格一直到现在都无法改变,不过他也为此庆幸,自己的沉默是金,避免了更多的是非,这对于他在圈子里良好的口碑是很有好处的。

不愿像父母一样在橡树园里等待终老,出路在哪里呢?《劝学文》唱道:“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黍;安居无需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但是,温世豪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原谅自己的是,当自己醒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成绩却是班里最差的。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了一个“我的理想”的命题作文,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写下了自己的雄图壮志,温世豪也不例外,他的理想是当一名科学家,虽然他还没有搞清楚科学家是干什么的,但在他的印象中,当了科学家就不会再像父母那么辛苦了。而当老师把温世豪的理想在班上诵读的时候,当听到他要当科学家的时候,班上的孩子哄堂大笑。温世豪的一位同学的父亲在当地当官,他听儿子说,温世豪的理想是当科学家后,冷冷地笑了几声:“橡树林里还能飞出金凤凰?”这个细节是温世豪后来才知道的,不过,对他的刺激特别大。他在橡树园里飞跑,然后大喊:“温世豪,你凭什么让家人一世自豪?”

高中升大学的时候,“知识改变命运”几乎是所有学子的座右铭。温世豪在周围人的感召中,也一边想做知识改变命运,一边努力地背书、记笔记,期待命运的改变。尽管,成绩已经是差得不能再差,但是温世豪还是跌跌撞撞的进了大学。尽管是一所不知名的大学、尽管学的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建筑专业。在大学,很长一段时间里,温世豪感到的是兴奋,毕竟他证明了橡树林里是能飞出金凤凰的。那些日子,温世豪回到橡树林的时候,也能把头昂得老高了。不过两年以后,他自己把自己这只金凤凰变成了落汤鸡。

多年以后,坐在橡树摄影网CEO的位置上,温世豪依然痛斥那些教育对学生的残害:“我现在才明白,无论读什么大学都不是炫耀的资本了,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而不在于你读什么大学。”温世豪还说,“知识改变命运”害了很多莘莘学子,因为老师在“知识改变命运”的口号下,教学生唯一要做的就是拿高分,而不是教学生如何做人、如何创新。温世豪就是在越来越感到大学生活的枯燥之后,选择退学的。


温世豪的退学闯荡阶段

2000年的夏天,温世豪带着父亲当年给他装棉絮去读书的帆布包悄然离开了他曾经为之奋斗的大学。他的第一站是海南。那时候的海南,是一片淘金的热土、无论是房地产还是IT都在这个岛上发胀、发胀——直到有一天这个肥皂泡被吹爆。

在学建筑的时候,温世豪上过几节电脑课。于是在人才市场里,企业方问:“你懂电脑吗?”温世豪说:“不就是计算机吗?”温世豪就这样进入了海南一个医药类电子商务网站,他的身份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反正老板叫做啥就做啥。事实上,那个网站和当年的许多网站一样,都是挂着虎皮在运营,真正懂得搞网站的没有几个人。温世豪在这个网站快速成长,不仅懂得了技术活,还知道了网站是怎么忽悠人的。多年以后,《大腕》里一段经典对白让温世豪想起当年那些网站的运营就发笑。这段话是这么说的:“想靠电子商务挣钱的都是糊涂蛋,网站就得拿钱砸,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高薪聘几个骂人的枪手,再找几个文化名人当靶子,谁火就灭谁,网站靠什么呀?靠的就是点击率啊!”

除了忙于每天的工作,温世豪还在互联网上冲浪。那时候,无数的聊天网站中,都有一个叫“风尘侠客”的人在里面游走,他和网友们一起探讨技术、学习网站的经营。这位“风尘侠客”就是温世豪,那时候,他逃脱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束缚,他努力的学会释放自己、学会创新。他努力的和各方人士交流。多年以后,海南的互联网的先驱们都能记忆起假日海滩的烧烤活动、某某小酒馆的饭局都和温世豪相关。不过,逐渐成熟的温世豪还是决定走了,尽管他舍不得海南的时光、海南的朋友,但是互联网两年以后就不属于海南了,因为泡沫散去了。温世豪要去北京中关村,这里才是互联网的新天地。

2000年那个滴水成冰的日子,温世豪来到了北京。北京那个大啊,让温世豪无比的开怀,不过新鲜感很快被生活的残酷所代替,尽管圈子里积攒了不少朋友,但是,没有几个朋友有能力帮他。他到处找工作。温世豪在北京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只干了两个星期就被炒了鱿鱼,此后面试无数,对方都是回答“请等通知”。最后,一家网站收留了他,因工作认真,第一个月他还被公司评为优秀员工,奖了他500元。那时候,温世豪住中国农业大学西校附近的一个地下室,而上班的地方却在朝外大街的外交部旁边。路程太远,他每天7点就出发。

那不仅是北京的冬季,也是互联网的冬季。新浪搜狐网易这三家网站曾是中国互联网的骄傲。然而,在2001年,他们都无法动弹。网易在那年中遭遇停牌风波使其元气大伤,新浪经过一系列的人事变动,然后又是裁员,搜狐虽然花巨资买入Chinaren网站,但从后来的结果看,这次交易没有达到张朝阳的目的。但是,冬季对于温世豪这样的未来互联网的小苗来说,实在是太残酷。终于,一年以后,小苗还是选择了去一个温暖潮湿的环境中生活。在北京苦守了大半年后,温世豪离开北京去了广州。

离开北京的那个晚上,他一个人坐在北京的地铁里喝最烈的二锅头,然后昏昏入睡。第二天太阳才爬出来的时候,他就爬上去广州的火车。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温世豪对着站台上大喊:“北京不会再这样对我吧?”

从枪手变为站长

温世豪到了广州,当上了一个网络管理员。但是几年的互联网追梦生涯已经让他感到有些疲惫:一方面是互联网的外部环境不好、二是觉得自己在技术方面已经很难有更高的造诣。

2002年初春的时候,被撞得头破血流的温世豪带着残缺的梦回到了那片曾经伴随他童年快乐时光的橡树林。

温世豪想当枪手。枪手是互联网诞生后,一个膨胀的职业。正如《大腕》里所说的,枪手越来越吃香。更重要的是,对于枪手这个职业的认识,温世豪显然比《大腕》里的主人公有更深的理解,他们不仅是被枪使的文人、他们有非常高的技术水平、并且不只局限在互联网里。但是,对于从小成绩不好、大学都没有混毕业的温世豪来说,当枪手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曾经写过很多稿子,都没有得到认可。“我知道靠自己单薄的力量是很难有所建树的。” 温世豪是这样描述当初的醒悟的。那时候,枪手们要么是兼职、要么是自由职业的,如果把这些枪手资源整合起来,立一个团队为客户撰稿,不是就更有竞争力吗?“一方面可以为更多的枪手提供撰写稿件的机会,因为此前,他们凭借个人的传播,很难让人知道他们能做枪手;另一方面由于是团队出面,还能保证这些人的收入,不会因为个人的力量太小而被企业‘欺负’。” 温世豪说。

当温世豪谋划着做个枪手团队的时候,互联网再次撞击他的心灵。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温世豪在网上结识了一个网友,这个网友建立了一个叫“橡树实验室”的论坛,这是一个给撰稿人和媒体提供交流的平台,对方邀请温世豪一起来管理。“橡树”啊!多么亲切的名字,温世豪很快入伙,在这里,温世豪结识了更多的枪手和公关公司以及厂商的人。不久,这个网站由于各种原因就没有继续办下去了,温世豪便自立门户,以这个网站为依托,办起了橡树工作室,主要的工作就是为公关公司和厂商媒体提供专业撰稿服务,那曾一度是业内最红火的撰稿服务机构。橡树工作室的业务就是承接公关公司和厂商媒体的撰稿业务,然后,工作室再把这些业务分配给他下面的枪手。橡树工作室在这个过程中,赚取利益。一年下来,经营额就超过了30万元,橡树工作室也获得了不小的收益。温世豪开始享受商业带来的快乐。

就像互联网的冬天永远会代替春天一样,在温世豪还没有来得及扩大经营的时候,撰稿的春天就被公关行业新的运行机制所代替。进入2004年,专业的撰稿人已经越来越少,公关公司即使要请人撰写稿件也会选择相应媒体的编辑记者了。橡树工作室一日不如一日。2004年的秋天,对于橡树工作室和温世豪来说都不是收获的季节,因为几乎已经没有利润,他停掉了所有的撰稿业务,赋闲在橡树林里。从终点回到了起点。难道自己的命运真是被那位小学同学的父亲说死了吗?橡树林里是飞不出金凤凰的吗?温世豪买了一部最便宜的数码相机开始接触摄影,在橡树林里拍摄,以打发时光。越来越多的照片放什么地方呢?温世豪不能释怀的是互联网,他用200元钱,买了橡树(www.xiangshu.com)这个域名空间就挂了个很简陋的论坛,他把自己拍摄的照片放上去,供人们谈论。他没有想到,当橡树遭遇“像素”,他的命运会彻底改变。朋友们都到橡树摄影网上去看,去提出不同的意见和建议,有的人甚至把自己的照片也放上去。橡树自然而然成为了一个摄影爱好者的论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论坛是没有赢利的,但是,有无数朋友的要求,他还是想把它做下去,反正赋闲着也没有事。但是随着浏览量的提升,网站的经营压力也越来越大。2005年2月,温世豪到处找网站赞助空间,几乎没有人理他。几个月的赋闲,已经让他没有积蓄购买网站的空间了。最后,他的老朋友,IT世界网的CEO秦刚被他的执著所感动,无偿为他提供了一台暂时的服务器,算是度过了难关。

温世豪的橡树网

橡树摄影网的快速发展,在温世豪感到高兴的同时,更多的是疲惫:要资金没有资金进入、要人才缺少人才……2006年,春节过后。温世豪在他广东阳江的小屋里接待了一个湖北人。这个人叫杨品,他后来成为了橡树摄影网的COO.杨品,笔名三口羊,著名枪手,同样也没有混到大学毕业,但在中国最具人气的广州太平洋电脑网、北京eNet硅谷动力、北京TOM.com等网站担任过数码频道主编,在业类有广泛而良好的人脉资源, 是业内公认的公关强人.在温世豪做橡树工作室的时候,杨品正在太平洋电脑网做编辑,他还收到过温世豪邀请他去橡树工作室当枪手的邀请涵。正因如此,他们成了网友。杨品后来说,之所以最后大家能走在一起,更多的是因为温世豪有把橡树做大的梦想。此后,这两个当年的网友就会曾经出现在橡树摄影网办公室的小楼的天台上,他们谈梦想,谈发展,常常是两人都兴奋得无法入睡。温世豪后来说:“杨品才是做生意的料。”杨品则说:“没有温世豪,橡树摄影网这生意没发做下去。”

杨品的到来直接催生了橡树摄影网新的发展。他们已经给自己未来的公司取了个名字——万橡。关于这个名字,两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杨品认为之所以叫万橡,是因为他们的目标是超过千橡,千橡目前是中国最具潜力的互联网公司,旗下有猫扑网Donews等网站。而温世豪则想的是,要在全国种1万棵橡树,要让橡树摄影网在全国河山一片绿。

不久,关于橡树摄影网的发展规划变成了白纸黑字。“摄影是为了‘锻炼身体’,做橡树是为了让更多的人‘锻炼身体’,无数的的新一代影友需要一个交流的地方,一个结交朋友的地方,一个能得到关心的地方。” 温世豪第一次对橡树摄影网这个曾经的个人网站做了这样的定位。随着两个曾经的枪手、曾经的互联网的孩子的交流越来越多,他们对互联网的认识也越来越深。温世豪说,互联网是向利于网民沟通交流的方向发展的,就说聊天方面吧,基于WEB的聊天室曾在上个世纪末一度火爆,但最终还是被QQ这类沟通更方便的IM软件代替。其实博客并不利于沟通,而单一的论坛又缺乏面对面的真诚交流,只有线上论坛和线下活动互动,虚拟和现实结合,这才能最大程度发挥互联网对人类生活的影响。杨品则说,只有“以用户为中心”才是真正的WEB2.0。“其实人最害怕的就是得不到别人的重视, 选择橡树是因为他们觉得在橡树能得到重视。”

“我们现在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只能走走看看。” 温世豪说。2005年,他穷得没有钱买空间的时候,有个著名的网络公司曾经说,叫他卖出来,对方给他100万,但是温世豪扭头就走了。橡树摄影网目前的发展态势,已经让温世豪变得洒脱多了,他很少去回忆,别人挖苦他“橡树能不能飞出金凤凰”的事情了。

他曾经想,不增加开支,靠点广告费还是能维持下去的,大不了就自己一个人干,实在不行了把网站卖了换个几百万元,以后日子过得还是挺滋润的,不过这只是最坏的打算。但是现在风险投资商主动找上来,也不能拒绝,“当一个事情做大后,会涉及多方面的利益。比如我的会员,他们肯定希望更好的服务,那么这些服务就是钱堆出来的。” 温世豪说。但是,对于他个人来说,也许拿风投不是终点,而是过程。

关于橡树未来的规划,温世豪说,从某个角度来说,橡树摄影网其实不是一个摄影网,对用户来说摄影只是一个工具,而最终目的是为了休闲娱乐和结交朋友,橡树将会成为中国最大最真实的同城交友平台和互动娱乐平台。

温世豪和杨品一起制定了一个经济目标,2010年之内,橡树摄影网的年营业额要达到两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的来源是,假设两年后在中国,包括数码相机和可拍照手机的摄影仪器持有者为两亿人,只需要他们每人间接投一元钱。

“我们没有太多的奢望,只需要一人投一元钱。” 温世豪说。从200元到2亿元,金钱被膨胀了100万倍,这将是另一个互联网的神话。显然,当初那个橡树林里晃悠的孩子不再了,一个举着橡树大旗的商人出现了。


相关条目

参考来源

留言